当前位置:秒速时时彩 > 特鲁力 >

街道的美学章节

  街道的美学章节_建筑/土木_工程科技_专业资料。道 街 卜 芦 的 续四 美 学 原 义 信 桐 著 尹 培 译 出 荷 兰 鹿 特 丹 市 中心 卿 ‘ 、 世界毒道的 分矿互 刃 复着 试行 中的错误 一 方面 至少 道 街 卜 芦 的 续四 美 学 原 义 信 桐 著 尹 培 译 出 荷 兰 鹿 特 丹 市 中心 卿 ‘ 、 世界毒道的 分矿互 刃 复着 试行 中的错误 一 方面 至少 城市 , 。 , 不如 以不少 于 替沿 街商业这 几免 留 问 一 , 划远 利 私有 牛 共 令 为优先的政策厂促 成 了地 价的飞 涨 娜 撇 , 建 , 米宽 的沿稚 地 代 碌 建筑 物垂直道 路修 使商店等建筑面向与干 道成直 , , 像 为 那样直接遭 到关东大地 凉 震 及 第二 次 世 界大战战火袭 击的大 和土地 的分 割零碎 化 土 地 已经 变 成 了投机 的对 象 日本战后的经济 角的 专用步 行道 这样岂不要好得 多 荷兰 的鹿特丹等城 市的市中心 。 城市 , 可 以说 得到 了彻底进行城 市 。 复兴 以及技术 的发展 确是惊人的 , 一 在世 界上 的 , 就 是 采用这种布置 方法 圈 独 院式低层住宅 可 在山手线外狈 照 蚁 保证充分 日照 和阔完的方式 自由建 造 层 真 , 。 改建的机会 从 战场 上复员归 来 面 , 可是 唯有土地政策 , 对着一 片废墟 , 就连找们这些初出 , 茅庐的建筑师 也在认 真 思考着东 , 京的 复兴 问题 今天 看起来 那些 想法也许很不成熟 但在当时它 却 , 。 却缺 乏 想像力和实施 能力 现已 无 可挽 回 了 要说到 了无能为力的 阶 段也不 为选 有上地的人卖掉一部 分 即 可享 用一生 如此 等等 的确是 , , 而在山手线内侧 高层住宅 街道 , 。 , 建造低 层 独院 式住宅 、 , 则不如制止 而代之 以 中 本应使人们到这里散步 。 正 是我 们的梦 恩 一 乖 狂的土 地 政策 随 , 因为一生勤 , 镶 东西时感到偷快 而且美观 然 , 譬如 政府 购买山手 线 东京 、 奋工 作的普通职 工反 而得孑谬唯宅 在土地 用途指定方面 也 存 在 有任意戈 的不合理现象 例如 东 吩 。 , 而 高速公路下面 的商店街却是什么 都内围绕 千 代田 区 、 中央 区 港区 , 酬 等市中心三 区 的环 净 洗路线 , 一译 注 内侧的全部土地 在合理的交 金 见划和土地利用规 划的基础上进 行再开 发 从 几处据点开始 有计 , 情 况呢 在巨 大的混凝 土 块的 」 空 与该地 区无 关的过境交通 频繁地 通 过 高速公路下面地 下室一 般凄凉 的商店就像要被压垮 似的 服 胃 街 , 。 京 都内的 原道 、 号公路或甲州澎 中 , , 某号环 路等重要干 线 其道 路沿线被指定为路 线商业 民 再如 从赤坂 穿过青山的 , 】 道应 当美观云云 , 似乎与之完全无 , 划地 建设中层 和 高层钢筋混凝土 住 宅 采用这种方式 是不会 产 生 个别的 日照 及环 境 等问 。 , 逐 渐吸 收 居 民 。 号 公路 沿 东西 向经过市中心 区 由于其两 侧 坦 为指定 商 〕 复 因 比 不论 是建筑高 , 。 、 关 纽约的林荫大道是 几条 大道 中 绿化良好的典雅街道 这条林荫 大 道因有中央站出发的列车从 下面 通 所 以到处 设有排气孔 但街道 本身却施 以银好白 录化 为城市带 镇 过 , , 题 的 在山手 线内侧的总面积 中 除 , 公 共用地 及 商业 文化 交通等用 地外 全部作为住宅 用地 在这里要 , 、糖果派对3个彩球同时来 _ 三联网。 、 度 容积率还 是翔途方面 均可预期 建造具有商业功能的大型 建筑物 , 。 。 而道 路的南 北 两侧则为戈 零碎的 吩 居 住区 坚决禁止建造 朔 晓式 的低 层 住宅 、 , 如果建造 起 荆近 设有学校 体育设 施 及公 园的中层高层公寓式住宅 那么就足可 容纳数百万 人 口 。 道 路南侧还好 但 地哟 沿街 商店 贝 面璧仙翻 卜 列着 这 嵘 , 。 。 , 一指定的重要道路沿线商业区 , 到 不过希望 能像欧 石 嘟 出 应 为美化城市和 首 寸 代仇 每当 看到 巴黎塞纳河上的桥 和 就 栏 布 寸 会想到 这毕竟是个艺术 来方便 固然重要 , , 美刃 阱 , 希望 底形 成什么样子 的城市形 象呢 木构住宅 , 其 这 建造独院 式住 宅的人 。 , 可居 住到 山 有着充裕的 背后的居 住区至今仍在建造独 户式 这又 是什么理 由呢 , 之 国肠 附 带说一下 近 来 日本城市 的交 通标志很 多 像指明美 术馆 图 , , 、 手 线外侧 像勒 柯布西埃所提倡的 “ 书馆在何处之 类的指路牌还 好 、 , 而 明亮的城市 、 ” 那样 , 。 , 阳光 空 间 和绿 化 , 上 下班 的 路途 , 些是十九 世纪初 尚无汽车 交通时 的 “ ” 大马路 的设想 在今天 这样 过境 像速度限制‘ 禁止超车 禁止停车 “ 等标志 现在 已越来越变成 标志 公 , 时间也 可以减 少 但是 交通 频繁的干 道上 , 指定局限于道 。 现实的 复兴 中 却一 面 新 建 筑 路 两侧的商业区 是没有意 义的 倒 害 了 这说 明即使付出代价 耐 它 的用祛仍 是与文化艺术相去甚园丸 , ” 。 下面 , 想对 世 界街道 中一 些 有 。 宽 阔 且育 当地提高 人 口 密魔 实 饰 , 的轮廓 , 街景也美观 , 。 玲 由弓 奥大 利 , 特 色有意思的实例加 以分 析 际 上 从澳 大利亚 这个国 家或家庭组 成 来看 , 亚幅 员辽阔 就连悉尼 一 带的住宅 用地 一 般也达 平 方米 以 上 带 , 人口翔 少 眼 , 所 以家庭中 。 帕丁 顿 的并 列 式 住宅 与京 都的 盯家 帕丁 顿 是 悉尼 市排 列着维多利 亚式并 列住宅的古 老住宅 区 一个 时期曾变成 贫 民窟 但是 它 刀 丽 睽 , 每 人所 占用的 面积就相当宽 敞 据 推 测 其人 口 密度还 不到 允许 密度 , 有宽 敞前院的 住宅 比 比 皆恳 其中 , 的一半 从宅前 道路通过小 小前院中的 几 步踏步 即 来到入 口氯 每段用地 。 帕下顿原本是普通 百姓的 住宅 它 体 现 了当时的开 拓 者育 怀遥远的 骊 英 格兰 的思乡情绪 , , , 第二 次世 界 大 , , 宽 度很窄 只有 。 , 米 左 右 因此 , , 战后 被建筑师和文人重新 发孤 今 天 他们在广 阔的澳 大利亚 土地上 有 了 自己 小巧玲珑 的城 兴 味的 。 , 的街道 已成 为翻 勺 护对象 泊保 。 , 今天 打 有的 滚 宅为数 倍 用地宽 形式 不 一 , 这是颇有 它正 被 切实地窿 贡 纯 为艺术家和知识 , 分子居 住的有 魅 力的街区 所谓并 列式住宅 也就 是具有 共用墙壁的 , 在入 口 旁边必 定都是起居室 窗子的位 置 起居室 但进 深 都是 , 定 的 , 里面 为面 向内院的餐室 , 其 间一般 ‘ 这里在狭 长用地上建 造的 多为两层 住宅 在正 面 阳 台上 , 长条形 住宅 。 装折叠 门 , 起居室 一 侧 及 餐室 洲 侧 , 为可采光 通 风的 隔概 进 门后通 常布置 通 向二 楼的楼梯 几 间臣 暄 。 具有玲珑剔透铸铁栏 本 维 多禾 哑 汹 王朝时代样式 。 二层设 有 主要臣 面 向道路并 设 邃 , 帕丁顿 现 由面 积达 街 区所构成 , 英 亩的 , 有阳 台 , 漂亮的栏杆成为 这种并 列 , 其起源可 上溯 至 式住宅 的 重 要表现手总 仔细 想来 这个栏杆 从 住宅内并不 大看得到 , , 纸 最 初 为简牟 乔治安式建筑 汹 之 启 畏 就变成 了华丽 的维 多利亚 快 式 今天 这种样式 占绝 大 多魏 这 , 相 反 从道路上倒是可 以很好看到 。 而且 这 种铸铁栏 杆绝 非廉价物品 品 。 , 斗 里最令人感 兴趣 的是 狭窄地段 上 可以说是二 种精 心 制做的漂亮艺术 建造的房屋 却相 当舒适 季节感 , 用地毫刁 费而室 内 娘 ‘ 花边似 的玲珑剔 透纹 样 。 , 为建 。 利 用小庭院 所带来的 筑带来通 透 感 显 得 十分轻 决 这 , 通透 的装饰性 铁栏杆的千 些 文样不仅 用于栏 杆 彭 还 常 用 于屋 日 看 重 妥作 用 还 可 甲 仪足 , 件 创 住宅的宽 度 因受用地制约 一般是 , , 。 到 二二下 力说 刀 个 刀 示 于 “ 仁月 习巳 上 四 。 幻 以 , ‘ 大致相同的 , , 正 面 有入 口 和 表座敷 , 童话 世界般 的 特鲁禾’建筑 外墙 ’ 用石 灰刷得雪白 屋顶 用石 板砌成 , 一 旧 本式房屋的 前客厅一 译注 的 格 子 窗 沿进深 方向 房间之间 装 有可 启 闭的 木福扇 这一做 法一 直 , 圆锥 形 只 有 口部分 涂 以石 灰 最 檐 上面 为石 砌尖顶 图 下面 看 , , 、 。 祖咖 杏 延续到 内庭院 , , 侧面 为过道 或通 向 , 来不 怎么大 的尖顶 取下 来一 看却 是又 大又 重 正因如此 取下 来看 , , , ? 二 层的楼栋 盯 家的规模 据 ? 凉之 , 看还是值得的 们购做另 看 , 。 撅兑这种 特鲁利 “ ” “ ” 叮 家 》 用地面 积平 均为 ” , 平米 建筑也有廉 价出售 而被北欧的富人 的 进 到 特鲁利 里面 , 。 建筑面积 为 均为 , 石平米 建筑密度平 , 人 口 密度 比今 天 住宅 公 团 中层 住宅的 多 , 刀 公 顷还要高 , 厚重的 石 墙 与外界隔绝 带来 了安定感 内 , 是狭窄而稳重的空间 一 阿 尔 贝 罗 贝 罗 市 区 平面 、 愈大 利 每 户的面 积为住宅公 团 平均 , 砰 , 倍 生活内容也丰 得 米 的 富 多 甚至还有专用的小礁鼠 这样 说 来 并 歹 住宅与京都的盯 家等 试 , , 墙面创 司外墙面一 样刷 白 十分清 , 洁 顶上有的裸露出圆锥 顶的 内表 , 面 也有的设有 地板 的夹层 开 口 木 , , 扇 木 格子 壁兔等所构成的 内部 空间 是性质完全不同的空 然 , , 、 部分 只 有入 口 的门和几扇小窗子 , 。 而正 因如此 , 才 石 望 仓 出既 安 溯 雌 。 条形 建筑 有 利的 , , 在街道 的形 成上是十分 而且按 用地 大小毫不浪 , 这种石 砌建筑在 日本 刀 高温 潮湿 瞬 地 区 是无论 如何也不 会考虑的 它 是洋溢 着洞窟幻想的有魅 力的内部 空间 。 稳又 有魅力的 内部空间 中驱 车来至 莱 布 临 , 用地 面积虽刁 有专用的 却 , 离开阿 尔 贝罗 贝罗 之后 无 意 , 室夕 间 睦 当经过罗克洛 , 费地提供宽敞 的室内空间 的 境 。 因此 , 顿 , 、 马洛提纳 弗兰 卡等小街 , 来到 这些住宅形 式 是有充分研 究的必 要 日本也可考虑引进 这 种并列式 , 笔 者从很早 就着手研 究京都古 名为奇斯 台尼 诺的乡镇小街 这条 , 老的叮 家 空间 。 很想保持其外观 “ , 只把 ” 街道所具 有的魅力 使我产生一 种 十分意外的心情 “ 。 住宅形式 。 拐 逐 步创造更 好的居 健 不 内部 改造成清爽雅静的艺术性 内部 阿尔 贝罗 贝罗的 特鲁利 因为 它正 是笔者从 很早就在考 虑的 一幢大建筑般的城市 或 内 , , 和 京都的盯 家是性质 完全 不 同的空 “ 奇 斯 台尼 诺 与 爱琴 海诸 岛 年夏 意大利建筑师托 马 斯 瓦莱 同笔 者访问 了普利亚地 区 , ? 间 , 可 是对 于一心想创造美观舒适 , , 部秩序的街道 至 圈郭城市 己 , , , 的体 现 托斯卡那 空间 的建筑 师 艇 兑 同样都有启览 地 区 的圣 基米亚 诺 榔 可 西基等 中世 也有类似的内部秩 序 这 里街道的建筑是一 , 在厚重 的石 墙上砌 有壁完 放 着漂亮的餐具或装饰品 地 面上 铺着美丽的地 毯 现代化 的 家具 , , 里面摆 。 所有杂 街澎 然 而 筑般的城市 , 的阿 尔贝罗 贝罗 马的 东南方 , 普不 地 区在罗 哑 相当长靴形意大利半 , 物荀 放在嵌入 墙内的搁板 么 石 雌 配以 非常 、 。 幢幢地 紧紧毗连 形成 了一幢大建 , 但若仔细观 察 那些 , 。 岛的后跟部分 人 口 稀疏地 区 。 佃 , 是意大利的 , 充分 利用 了筋刁 小 建筑 因时 化不同仍 各有差 别 它 正 像京都的叮 家一样 用统一 的手法所 创建 , 阿尔贝罗贝罗圆锥 窗子 射进 来的 自 光线或低处设置 然 的照 明灯具 创造 出亲切柔和的气 氛 这种用厚重石墙与外 界隔绝的 。 形石砌屋 顶的 民居是很有 的 名 现 , 而每幢建筑各具特色 。 存此种形 式住宅 的街 区为阿 尔贝罗 贝罗的‘ 部分 范围约 有 , 在奇斯台尼 诺城墙包围 的 旧市 区 内 可能是 由于 不断发 展 的原因 , , 英亩 是 细 家用席垫 内部空 间 与京荀 」 、 木福 新 建 筑 砌筑室 外石 踏步 、 二 楼扩 建 另 外住 、 。 齐 统州 的做法 不仅 是 意 大 利南部 , 、 , 房的情况 七分普遍 图 图 脚 还 有在道路上面石 毛 并在上面修建 娜 , 在西班牙 希 愉 北非等地也 有 但 , 在统一 整洁感方面最为出色的 恐 , 、 住宅的 。 因此常会在意料不到的地 。 , 怕要数爱琴 海希腊诸 岛的街道了 的千燥地带 , 。 方碰到 住宅入 口 或邻居的阳 台 这 的 里 和经过 规浅组 街道不 同 在相邻地段 、 这种 白色的住宅起源 于 地 中海沿岸 仁 甚蓝 的天 空 和大 海 均 。 不 管是 , 在屋顶还是空 中 都 。 。 为背景 对比 。 , 国 境形成 与灰绿色的 自郊 屯 在接连不断地建造 住宅 只 是 由于 城墙的限制 无法 向外 面扩展 由于 , , 显示 了人工 的美 , 窗子 极小 且数 量很少 以减 少强烈 日晒 的影 , 住宅外墙全 用石 灰刷 白 所 以无论 , 响 那种全玻璃的现 化建筑毕竟与 当地环 境不协调 即使从 日晒 这一 也很不相宜 点 袅兑 。 哪 一 家看起来都像是同一时 于 约 勺 “ , , , 我 想这正 是这座围 郭城市所 以看起 来像 一幢大建筑般的城市 的重 要原 邸 巴 整 个街道是迷宫般的 白 。 从 雅典的庇莱伍斯港 出发 , , 向 色街道 、 漂亮得像统州 的石 块 般的 街道 有着大量室夕 步的街道 甚 嘴 、 、 南航 行 公里即到达伊德 腊 岛 巡 游爱琴海诸 岛时 最近 最适 合的莫 过 于伊德 腊 岛了 , 。 。 当天 出发当天 即 至在住宅 下面 穿过的街道 , 我 没有 , 。 可返 回 因此夏季 有 大量旅游 氰 岛 想到世 界上很早就 有 了这样的街道 偶然的巧遇 , 上 十分热闹 。 此 岛令人 伤脑筋的是 从春季 至 季天气 非 啾 。 不 由得喜悦万 分 , ? 水源 的不足 常晴朗 ’ 。 在这个 旧市 区的中央 有 个小 小的维托 里奥 爱马努埃莱广场 大 。 , 长期 无雨 , 夏季气温 虽然 , 。 、 达 扩 左 右 但湿 度低 很 爽 决 不 , 量的行人 似砚 意大利的 习俗 广场上会 见亲 友谈笑 风生 面 对广场 有两 家理发店 , , 来到 。 图 管怎样 湛 蓝的天 空 雪 白的住宅 的确引起 了我们的游兴 我 想希 腊 , 。 其 中一家 的老板是位名 叫尼古拉戈 莱 克的男 诸岛十二 月 一 月份 阴天 时一定也 冷 剥良 的 过去建造 的蓄水池上 有 。 、 , 心 、 刃 , 间 尹田 口 马努 爱莱 广 场 , 匕 币 月 荟匡 辉 三三 夕 之 ’ 岌 人 这家理发店正是简 的 “ ? 雅 各布服 兑 街道观 察站 ” , 从 这里观 察着这 。 , 雨水 蓄存雨 水的记录 这大约是冬天 的 重 此 岛的年降雨 量为 硕 米左 , 。 条街上所发生的一 切 这些连罗 马 人 葡 易不勤的 乡镇小街 我 一 个 崛 日本人却乘 着 马赛勒提牌 , 娇 车 , ? 右 , 只 相当 日本一夭 的降雨 量 , 。 伊德腊岛的位 置 因靠近 伯罗奔 尼 撒半 岛 据说古 代 曾为右时避 难 丝 地 十六 十七 超 己娜 才定居下 来 十 九 世纪二十年代为最盛期 人 口 , 、 , 挎 翻暇 机 在街道上采访 起来 于 像 是巧遇 了尼古拉 戈莱 克 荆是 快就 , , 熟识 了 我很想得到这条街的绘图 或历史 斜斗 如 , ? 。 达到 。 人 由于多次 战乱 , , 、 海盗 。 至 啤 美国 侵扰 以及水源不足等原因 人口趋 出 甲 井 十马 建筑师埃 德瓦特 阿兰 来到这一 地 区调研 写 的 《 头庇护所 》 石 , 向减少 最近的人 口 为 ”的 人左 右 , , 。 一 书 书中收集 了这家理 发 , , 希 腊诸岛沿海岸坡地 上 所建的 街道 原来是 为了防 备 海盗侵扰 今 天 则成 了旅 游观光 的资源 , 刀 意大利 奇 斯台尼诺 市 区 平面 , 多有 几 段阶梯 , 不熟 悉地 形 的 入 侵 。 , 底 夕那 以后 笔者曾多次访 问奇斯台 尼诺 , , 爱琴海 。 还 同这家理发店 保持 通 信联 , , 沿岸的低层 住宅 因而 名声 大振 从 街道上 仔细观察 防御性是很 强的 , 者 慌慌 张张很容 易摔倒 沿等高 线的道 路弯弯 曲曲不能一 眼望穿 一 般都没 有阶概 从住 户 来到中心 一 系 建筑 系的许 多学 生也很 关心 最 迎 农至 她 子 的来信 得知他 已 因 患癌症去 毯 的确感到遗憾 “ 街上的 街道 观察站 已 减少 了一 , 道路大致分 为两 种 一 种 是沿 等高 线布置 的坡 道 , 场 非常 容易 , , 顺 着带阶梯的坡道 , 这条 一 种是 基本上 垂直等高 线 面 对 海岸 码 头的 广场 是街 , ’ 而下 必定会 来到中心 的码头 。 但 ” 。 反过来则不 一 定容易 道 路上有 两三 重石 墙 沿等高 线 的 是 为了防 止 个 不管对我还是对那条街上的 人 们 袭 兑 都是件凄凉的事 , 。 。 道 的 中心 。 街道的所有功 能均从这 , , 里开 始 道 路也从 广场放射 出去 与 敌 人入 凰 道 足 危度可 以保证驮货 劫 的骡 马交错 通 行 , 这种用石 灰涂刷外墙 使街道 整 垂 直等高线的坡 道相抵 这些道 路 交叉 口 处植有树 通 新 建 筑 入住宅 , 相当于 门厅的空 间 , , , 构成 那么伊斯法 罕 就相当古 荀 靓 德 凉 没有屋顶 的室外庭院 从庭院即 可 , 进 入 住宅 内哉 乍一 看 这 些 街道 似乎和 意大利的 街道 一 样 但从具 黑兰 」 的上半城 海拔 米 所 腼 有街道均川 匕 南倾瓤 街区 中心 向 , , 在海拔 卯米的高地 么 这里的人 , 有私用内庭院这一 点来看 则与西 班 牙民居的特 征相 同 充分 利 用土 , 。 口 正 在急剧 增长 由于高速公路 和 地 房间数量很多 而且也很宽敞 , , 。 高层 建筑的 建设而迅速地向现代化 方向推 逃 然 而 如果至 面较低 喃 , 希腊诸 岛的街道 中 特别引人 , 注意的是利用坡地 阶梯形建造住宅 的方丸 前面一 家的属顶成为后面 一 家的平台 从屋顶平台上可 以俯 视大海 。 。 的下 半城的市场 大 街看一 下 这里 却 是到处尘土 飞扬 充满 异 国情 调 的人们熙来攘往 仿佛到 了古代波 , , , 斯的市兔 伊斯法罕 在德 黑兰 南面约 公里处 , 反过 来 从靠近 岛屿 的 海 。 , 面上也可 以看 至 也中海沿岸层层叠 归 叠 的 白色住宅 正好位 于 帕塞波 里 波斯 这些 不毛之地的白 , 大流士 一 世 创建的阿契美尼德王 朝 色街道 , 活欲纂 使 人感 了居 民的强 烈生 倒 这些景观 中最精彩的 恐 。 的首都 与德黑兰 的中 ’ 自然条 件 基本上是 干燥的沙漠地 区 生活 方式具 有基 于伊斯兰 文化传 统的中 , 怕莫 过 于 圣 特 里尼岛了 图 , 这 个 岛大致位 于雅典与克里特岛的中 间 岛上 的蒂拉街真是意想不 到地 东共同特 点 。 笔者生长在青山绿水的 日本 对干燥的沙漠地 区 非常陌生 习惯 。 , 氮 天 笔者曾两度访问该 岛 都是夏 , , 对由 即 使是在冬天 阴有 勺 子里 来 阳 日 , , , 此而形成的衣食住生 活方式 也很难 到该 岛 凭着伊德腊岛的体验 也 不 难 想像 这 里在夏 日强 烈阳光下 , 的景色会是 多么美 鼠 蒂拉 街建在 三百 米高的悬崖绝壁上 世 界上存在 着各种不 同的气候 条件 半个 坦纪 前 凯温提 出 了 , ? 到达蒂拉 街下面的海面 , , 船在清 晨 逆光中仰 , 气候分 区 的 主张 凯温 原为植物学 家 后精 通气候学 因此 他 由调 查 , , , 望这 条街道 的确令儿 口 情振 么 船 一 靠码 头 已有许多驴 马在等候着 , , 这 里 和威尼 斯一 样 也是没有汽车 植物分布而 想到 了气候的分区 今 天有 人认为凯温的气候分 区 不 符合 实际情况 也有 其他学 者提 出了新 , 。 的街道 乎有 。 」 。 曲曲折折的 石 阶梯 通向几 的 山崖 驴马驮着人可一 , 方案 不 过 对于像建筑师这样 重 , 。 视视觉形象的人来说 的气候分区 , , 按植物划 分 气登上崖顶 总之 , 。 这条蒂拉 街的特征就 是 。 在基 于视觉现实这一 点上 是 颇为可那 哟 根据福井英 一 。 层集合住 宅 群所形 成的景观 , , 由建在陡坡 上的曲曲折折的 白色低 这一 , 郎有关凯 温的阐述 《气候学概 福井英一 既 伽 , 世 界气候可分为树 带很于 操 有些住宅 中挖 了窑洞 也 狱 很舍 乱 由于降 雨 量 少 住宅均采用 平屋 顶形式 台 图 。 木气候和无树木气候 两大类 树木 生长需要 一 定温度和降 雨量两 个条 件 , , 重重 叠 叠 都是 屋 顶平 , 无树木地 带是缺少上述两 个条 。 屋顶平 台是很刁 空间 钓 , , 件或其 中一 个条件 的地区 他认为 前面 向 大海方向开敞 后面靠墙 是 非常 宁静 的空 ’ 从 这里俯瞰毫 无 遮 挡的湛蓝 大海 堪 称 世上 绝暴 , 地球上存在七种树木气候和 四 种无 树木气悦 其中与本 文 关 系密切 的 是树木 气候中的温 带多雨气候 , 、 温 带 冬雨 气候 、 地 中海气候 “ 、 , 冬 波斯街 道 一一 伊斯 法 罕 如 果把德 黑兰 比 作 日材 勺 东京 , 一 无 树木气候中的 草原气候 沙 漠 气候 。 例姐 东京 雨 水最 多 , 的 九月与少 雨 的一 月 降雨 量之 比 在 带 ” 以下 , , 因 而 被划 为温 带多雨 地 “ 从植物 来看是树木繁茂 生 , 。 或观光市 氰 的确 对于街道 的面 貌 广 上的 文字 居 民 的表情等 告 , 、 、 长的地 区 雨气候 、 , 是所谓 人 生到处 有青 山 的环境 地 中海气候为温带 冬 夏季相 当 升 噪 不生 夏草 然而 由于 冬雨 树木可稳健 生 , 阿 不 荀 良 习惯 但是 这 里 是干 燥地 区 的文化 对 这 种干 酷的 自然 等 , , , 。 之 , 环境 来说 上述 街道还 是合理 的 我 , 。 , 想纵 使不 习 惯 、 不喜欢 , 但也应 当 , 长 匕违的政 , 、 , 中的 “ ” 就 是干 研究一 下 。 燥 气候 它 和 草原气候在降 雨 量上 。 离开伊斯法罕 以后才觉察到 、 有差别 沙漠 气候的年降 雨量 乏 可的关系为 与平均温度 力 干燥地 区 的建筑 , 色彩 斑 烂的釉砖 贴面的清真寺 迷 。 宫般的市场 、 紧贴在 大地 上 的泥 土 , 。 应当怎样建 、 造才好 呢 结构材料 、 、 木材是很好 的抗压抗弯 , 住宅等等所组 合成的一个整 体 竟 是不 可思 议 地 秘 皆 州 这种街道 统 说明了人们是如何 理解 当锄 勺 风 年营建的结 果 由是 , 可 以用做梁 柱 板材是 , , 、 , 二 制品 土 地坪上铺着波斯地 毯 墙 壁上挖成壁完 摆放餐具或 杂物 卧 , , 。 。 便 于加工 的 构造材料 可用做搁板 。 。 同 时也是 在伊斯兰 文化 的背景 中多 具 是 棉被与毛毯之类 就 那么堆放 , 门 屋顶 天 棚等 在无树木 气候 区 一 般 民居 不能使 用木材 伊朗南 部 , 笔 者于 , 在 面 的一 角 所 有的生 活内容 全 地 , 年再次访问 了伊斯法罕 深 了对 当地 街道的理解 , 进 一步加 都在这张波斯地 毯上进行 面砖 , 。 为什么 阿拉 伯海沿岸降雨地 区 属 于烤 珠情 争 况 这 里 的建筑 主要用泥土 建造 也 , , 。 清真寺的弯顶 要饰 以华丽的彩色釉 波斯地 毯 上要织出色彩斑烂 。 , 有用土坯 建造的 这种极原始的住 宅 , 。 看到伊 扣 罕的航空 照片就会 祛 清楚 住宅是沿 着狭窄的街道密密 麻麻地排 列在一 起 之中 图 院开敞 的 为内院 八木幸二在 其所著 候与居 住环 境 》 中阐述 温差较大的内陆地 区 。 , 。 的图案 卿 只 要进 入 那泥土 色的空 间看一 下就 明白 了 人 们如 果没有 , 。 从某种意 义上说是隔热性能 良 。 , 或者也可 以说 好的住宅 易倒塌 尘 。 但是 , 从 结构上看很 容 , 是狭 窄的街道穿过 紧密排 列的住宅 , 这点 美丽 的色 彩简直就 无法生活了 它是最低限度 的生活条件 , , 不耐风雨而 且 表面 容易起 总的感觉是阴触 勺 缺 少地 中 , 因为住 宅全 是 向着内 所 以就形 成 了砖坯墙沿 , 地毯绝 , 不是奢侈 品 也不是趣味品 同生 活 密切相 关的实 用品 , 而是 净 海沿岸 白色石头住宅 那 栩吉 和 明 街而 立 的情 况 照片上的 凹 空间即 《 中东的气 “ 甚至是 , 快之感 木结构和砖 石结构 轮廓 线是直线形的 而且坚硬 结实 相 反 泥 土 或土坯 住宅的轮廓 线是浑 , 精神上的寄托 至 于 伊斯法罕 市内的住宅 已 电气化 、 , 则 , 在干燥而 , 西方化 , 生活 内容与上 , 圆的土馒头形状 , , 材料质地松软不 。 采用内院形 , 述 农 村住宅有所不同 这一 点 上仍基本相 同 , 但在内院式 前一 章曾提 , 结实 可 靠性很差 , 这种平 民住宅 。 式最为适 合 通风 没有多大必要 冬 季为 了获得 必需的 日照 、 。 就像地 中海沿岸的白色 石 头住宅一 窗子 以安 到 在奇斯 台尼诺及圣 特 里 尼 同样 把建筑材料涂成 白色 , 卜 样 是不 能 同 自然条件分开的 住 宅中唯一 的人工 色 彩是浦在泥土 地 面上的色彩斑烂的波 斯地 毯 因为 没 有板材 所 以餐桌和 床全都没有 , 、 在当中为妹 墙壁 屋顶使用蓄热 量大 的厚 重材料 , , , 街道整体 存 “ ” , 利用其传热的延 。 迟 时间 把 白天 热量的散 发延迟 到 夜间 因此 夜间的室 内温 度 比 室 外 提高 , 在着一 幢 大建筑般 的 内苟 序 联 白色的住宅与灰色的 大地 截然分 明 , , 。 进餐 睡觉 一 家 团聚等所有 生活起 居都在这张波斯地 毯上进行 这种 泥土 或土坯 住宅就 是 伊斯法罕的 现 。 、 冬季 可 兼做采暖 、 、 , 夏季 炎热 ‘ 伊斯法 罕的泥土 色 住宅 紧密相 连形 成整体 但 因与地面颜色相 同 要 想 了解其 , 持续 时间长的地 区可 考虑 户外就寝 空 间 屋 顶 内院 露 台等 他的这 。 “ 内司 序 联 ” 的 存在 , , 恐 ” 执 笔 者初 次访 问伊斯 法罕 是 年 戛 伊朗 的 法拉 王 后 当初在 巴 黎 美术学院学 习 建筑学时 爪 , , 一 学术性考察 发现 了当地居 民 长 年来 的智慧创造 笔 者曾访 问 了诊 , 怕就得花点时凤 但是 随着 反复 深入 了解 这种街道 的整体性和秩 序感 , 再加上宗教 和 民 族特色 。 , , 是 斯法 罕 郊 区 农 民用泥 土 或 上坯 建造 的住 宅 。 会显 示出 它 的魅力的 除 了鲜艳夺 目的清真寺之 外 巴 列维 国 , 伊 朗 因经 常发生地 震 , 。 , 这 , 就像是在大地 上 。 了 王一见 钟情而 同孵占 婚 因有这 些材料在结构上是不 安全的 不过 , 雕凿而成的一幢大建筑 , , 这种泥土 段 经历 著名建筑师会 说 于 是 笔 者接受 了 法拉王 后邀请 , 所 以 她 想到举行一 次世 界 现实当中今夭 仍在采用 如前所述 、 、 、 住宅集 合的整体 静 悄 悄而 强有力 地限定了街道 结果就连清真寺也 被吸 收 到街道整体环境中而趋向一 长 体落 新 建 筑 才得 以下塌 在伊斯 , 当地 因木材 尤其是板材很难得到 所 以写字 台 搁 架 餐桌 床等等 全 都没有 入 口 的木 门是唯 一 的木 法罕的阿 巴 斯王饭 店 或出席会 议 势力 七世纪 中叶 卿啊剑自 , 有 的部分受 到 日照 阴影 , , 、 , 逐渐强太犷 卜 萨 , , , 对比 非常强烈 , 有的部 分成 为 正像是明与 , 心 少 世纪末 七 , 筑 繁荣起 来 十一 世拿 睦 ” 法 伊斯 「 罕 碑 件 角钾 考 津 丫 尊 。 它是 赛 暗 光与影 黑与白 中间没 有 灰 斟 真正是 空 的空 ’ 笔者进入 “ ” “ 清真寺后 顿 觉凉爽干燥 , , 汗水全 , 尔宵克丰 也是 中圳冲样建攀的 朝 著名作品 十六世纪末户阿 水 消 。 卿 , 从 清真寺向前走进 市场街 场 的屋顶用出场砌 成拱 或弯窿 , 市 两 边密 蜜 麻御 了商店 麻 肺 了新市 区 。 。 ‘ 从屋顶天 据说伊斯法罕 当时也是 。 围有城墙 的 围 郭城市 今天 现 代 化的浪潮虽然来得较迟 但也波及 , 窗射进的 阳为 像剧院的聚光灯似 地 形 成一 条条的光札 商品基 本上 都是亦 民 食品 金属品 餐具筹 地方产品 使人不 由 捍 古代的 得 起 , 、 到这 里 , 尽 管不 像德黑兰那 样以惊 , , 人速度在变化 但占都伊斯法罕毕 竟也在发生着变 么 无论 如何 这 , 波斯 市兔 进 市场 街后 到孕 入 华 可 看到商店之 间的缺 口 从那里弯 , , 条街道的 中心要算阿 巴斯 大帝所建 造的 皇 家广场 了 这个广 场连接 赛尔 吉 克王 朝的 礼拜五 清真 寺 所 “ ” “ ” 。 进去 , 大部分都是内院式建筑 有 , 、 ‘ 形成的线形街道市场 大 街 今 天 仍 是令人缅怀伊斯法 罕往昔的 街道 , 。 小 清真寺 学校 公共浴室 沙漠 商 队货栈等 所谓 沙漠商队货栈就 是商人 们批发似门 驴 马 骆驼等 用 。 、 、 、 所驮来的商品 的地 方 。 上述许多功 伊斯 法 罕 市 场 街 平 面 图 这杀 线形街道 可 以 说是 伊斯法 罕 的 脊樵 我 的朋友 伊 朗建筑师纳达 , 能 内容 就 像房 间似地依附在市场 街这条轴线 二 尽 管市场 街十分喧 闹 , 尔 阿 鲁达兰经 过 调研 后 ? , 咧丰 完 它犷 像世 外桃 园 似地各 自形 御 。 , 件与紧凑感均不如意大 利的广场 , , 。 成 了伊斯法罕市场大 街的总平面区 娜 拜 五 请真寺 到皇 家广场 这条 , 成独立 的空间 从 一 些 缺 口 还可通 向住宅街 住宅街为 内院形式 。 , 院 但是 对于穿过幽暗 的市场 街来到 广场的 人 毅兑 这 时与 其封 闭不 如 这个广场是整整齐 齐的矩形 周围的两层拱廊可同意 大利文艺 复兴 时期的拱廊媲 美 对 形成 的韵律感 和整体感起到 了 , 、 街全长约 筑 , ? 公里 旧 。 这座 礼 内的生活从 外面窥视不到 在这条 更希望开 敞 吧 。 拜五清真寺是 伊斯法罕最古 老的建 在约 为 , , 市场街 里 受 。 , 可 以获得在 日本 或欧美 以听觉 来说 ? 米的院 子南面 是 , 商店街 中所 得不 到的五 感 俱全的感 例如 , , 带有两座 美 丽尖塔的弯 顶 地而坐 , 人 们席 , 建筑 物 由 , 朝着麦加的方 向礼 象 院 子周围是两 层 的拥 郁 构成 完全 封 闭 的空 间 。 于 是 用吸音性强的 土 墙孽围成 泥 所 以是 反 寸 少 而直达声多的空间 嘴声 , 今天 底层设置 了各种 商店 二层 是刷 白石膏浆的拱 形 壁 很大作用 , , , 踢 。 这里的建筑不 管是住宅 , , 尽 管十分 喧 闹却并不冲 耳 味 。 嗅觉方 拿 进到里面 可 以看到土坯的颜 色 白色的壁完 按等邮巨 重复 与广场 , 还是清真寺 均向内院开 敞 这 同 日 面是特殊的香料 及 当地其它独特臭 本木构住宅 那种向夕 敞的建筑 研 , 味与灰尘的神秘 混 合 当最 后 走完 这 朗 , ? 在空间 构成上 有着根本的差 晃 以 蓝 色 为基调的 霜 面砖鲜艳夺 目 釉 。 公 里 劫 勺 场街 空间豁然开 市 , 月 的整 齐韧 幽 为协调 与市场街的不 规 则 相 比 有着显 著差 别 图 性 , , 。 空 从隧道 般不见 阳彻勺 间 一 , 在广场上 清真寺 , , 。 方向 布置有两座 最重 要的一点是 伊斯兰 教建筑中没 有基 督教的十 字架或佛教的菩萨之 类偶像 有中心 地区 , 下子 来到 了阳光灿烂的大广琢 这 个广场 即 前面所述的阿 已斯一 世所 广场东侧是 沙 克 , , 这就好像是建筑 空 间中没 可是 , , 建造的 , “ 皇家广场 。 ” , 来到 的地 方是 , ? 法拉 礼拜 寺 南 面 是 皇 家礼拜氛 前 都 无内院又无尖塔 而后者 则可 一 鲁特 , 。 在强 烈 日晒的于操 , 广 场的北面 广场东西方向宽 详 , 匀 在色彩艳丽 的担 郎所 围成的 , 封 闭空 间 里 遥 向麦加方向膜 拜 这 是 同当地的沙漠 自 然条件相符剖勺 从宗教建筑的构成 上造成 了一 种使 人敬仰膜拜 的气氛 , 米 它比 卡米罗 基泰所说的欧洲 大型 广场 平均尺寸 米 南北方向长 一 说就像这 个广场 的 眼琉 半弯顶的 座 拱 门和两 尖塔引导人犷 内 进 达 门后向右拐到达 内院 正 面有两 座 。 米要大得多 的造 缈 两边建筑 的距离与建筑 。 《广场 色彩极 为艳丽的尖塔 和 弯顶 西面 别 可 卡普宫 里 。 , 人们 在这里朝 着麦加的方向礼汽 广 场 , 清 真寺内没 有 高度之 比 , , 门或隔 墙 所有空间都连续 在一 起 夕 以上 作为外部空 间来说 其封闭条 , 娜 王 边方向也 达 功 从楼层可 以俯 瞰广场 上的活 动 阿 里 卡普宫与 当 新 建 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标题:街道的美学章节   

发表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